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中国邀请我们,才能派团去

2021-04-11 来源:网易新闻网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收到(中方)邀请后,才能派出代表团”。

  当澳大利亚的商界领袖们正在讨论如何组建一支超大规模的贸易代表团前往中国时,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毫不客气地向他们浇了一大桶冷水。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丹·特汉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4月7日报道称,澳大利亚商业委员会亚洲特别工作小组与澳大利亚亚洲协会日前联合发布了名为《第二次机会》的报告,为澳大利亚近日遇到的贸易危机以及提高澳大利亚在亚洲竞争力等问题寻找解决方案。报告提到,澳大利亚应在2030年时,将目前出口额占GDP的比重由29%提高至35%,按照当下美元计算,这一增长将带来超过1100亿美元的出口。

  在报告列出的24条建议中,除了以越南、印尼等目标加强澳大利亚对亚洲贸易多元化、鼓励亚裔人群进入企业高层外,更特别强调,尽管目前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紧张,但该地区仍将是澳大利亚经济命脉的关键,与中国关系正常化将有助于提振这些出口。

  报告建议,当疫情引起的国际旅行限制一旦解除后,特别工作组将立刻组建一个“高层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报告将这个代表团描述称类似于2014年由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率领的超大贸易代表团,其中包括600名澳大利亚商界领袖及每个州的领导人。

  

  今年2月,中国查封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11268升 资料图

  对此,澳大利亚贸易部长特汉承认,中澳两国外交关系中存在一些困难。他表示,在与中国政府、企业以及社会等层面等重新建立更广泛的关系时,的确需要有一个“澳大利亚团队”。

  但特汉承认,尽管商界领袖们正在加紧努力,一个重要的贸易代表团访问中国的时间还没有到。“从政府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收到(中方)邀请后,才能派出代表团”。特汉表示,目前,“两国部长级交流是我们加强这种接触的首选方式”。

  据了解,尽管存在争议,中国仍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澳大利亚最大单一出口产品铁矿石的最大市场。而由于对华存在倾销,中国商务部已于去年底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此外,澳大利亚的大麦、煤炭、牛肉、龙虾和木材等对华出口贸易也都受到关税和其他制裁措施打击。

  3月下旬,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官员对参议院预估,自两国贸易争端加剧以来,几乎所有行业的对华贸易额骤降40%,澳大利亚去年被征收的关税超过200亿美元。

  澳大利亚至今仍“执迷不悟”,还追随美国等西方国家步伐炒作涉疆问题。中国驻澳大使成竞业就曾指出,如果有人挑衅,中国一定会作出反击,将会以牙还牙。奉劝澳方反躬自省,调查解决澳海外军人杀戮无辜平民、国内日益上升的种族歧视、长期存在的侵犯土著人权利、虐待离岸拘留中心被羁押人等问题。

  推荐阅读:

  澳大利亚新任防长:中国媒体叫我鹰派 只对了一半

  【文/ 齐倩】上周刚上任的澳大利亚防长达顿(Peter Dutton),因在对华等问题上态度强硬,曾被《》称为“好斗政客”和对华“鹰派”。达顿本人却开始“叫屈”,不满意这个称呼。

  当地时间4月4日,达顿接受澳媒采访时称,中国媒体把他描述为对华“鹰派”“只对了一半”。

  达顿声称,澳大利亚确实将继续和美国及其他盟友合作,“维护区域和平”;但与此同时,他和澳政府也希望与中国合作,“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伙伴关系”。

  “他们的说法只对了一半。我们将与美国密切合作,因为他们是我们最重要的盟友。我们可以与中国政府合作,因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伙伴关系。与此同时,我们可以与(‘印太’)地区其他国家合作。”

  达顿在参加澳大利亚“天空新闻”节目时承认,他认为澳大利亚应与美国密切合作,但也仅限如此,这种合作不会以“对抗”中国的方式进行。

  达顿的上述言论是对《》此前报道的回应。3月31日,《》在一篇题为《澳任命“好斗政客”当国防部长,曾因抹黑中国被批“追随美国鹦鹉学舌”》的文章中,将达顿称为“好斗政客”和对华“鹰派”人物。这篇报道随即被澳媒转述。

  对于这个称呼,达顿本人并不满意。他在采访中宣称,澳大利亚与美国密切合作,是为了“保护主权和国家利益,且澳政府“不支持港口军事化,也不支持任何别国试图通过网络或其他方式在这里施加影响力”。

  “我们希望确保我们地区的和平,我们不想在我们的地区看到冲突。”达顿还称,澳大利亚决心继续与“印太地区”的所有合作伙伴“非常密切”地合作。

  达顿这一表态与莫里森政府此前的对华态度基本一致。在澳政府“搞坏”中澳关系后,莫里森仍多次表示,澳大利亚不会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且希望中澳两国“愉快共存”。

  

  达顿:中国媒体“只说对了一半”

  近日,莫里森政府陷入“性丑闻”风波。今年2月底,一封匿名检举信把“强奸”指控对准澳总理莫里森内阁成员、澳总检察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澳政界随后更是掀起一场关于性侵丑闻的“大地震”。为稳定局势,莫里森近期对内阁成员进行大调整。

  在这其中,内政部长达顿进入国防部,转任国防部长一职,引发外界关注。法新社将达顿称之为澳政界的“鹰派人物”(hawkish),特别是在对华态度上十分强硬。

  此前注意到,近年来,达顿曾就“网络攻击”、“知识产权”等议题攻击中方,并污蔑“一带一路”倡议。此外,他在国内也时常大肆抨击反对者,近期还曾和邻国新西兰就“移民罪犯”大打口水战。

  “澳大利亚最好斗的政治家之一,执掌一个专注于应对中国崛起的部门。”法新社在达顿上任前就预计,他在接任该职后将加强军队能力,以更为强硬的态度应对中国。

  3月31日,莫里森与达顿宣布,澳大利亚将与美国武器制造商“雷神公司”合作制造导弹,最初将投资10亿澳元(约50亿元人民币),作为对国防及国防工业进行10年巨额投资的一部分。当时,达顿表示,在这个新的国内导弹项目上,澳大利亚将与美国密切合作。他称,该计划“既要支持澳大利亚的需求,也要满足我们最重要的军事伙伴日益增长的需求”。消息一出,澳《金融评论报》等外媒开始炒作“中国威胁论”,宣称澳政府此举是为了应对日益紧张的“印太地区”局势。

  

  相关报道:

  澳大利亚现在就是个“流氓国家”

  一边将华人污蔑为“渗透澳大利亚”的中国间谍,一边却赤裸裸地干涉中国的内政。

  近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以下简称“澳广”)这家澳大利亚的官办媒体,又开始扯着嗓子帮该国那个与美国政府有着紧密勾结的情报部门迫害起了华人。

  这次被他们盯上的,是一个名叫刘辉峰的华裔商人。澳广和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宣称此人是“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涉嫌“从事外国势力干涉活动”的中国间谍。从澳广于昨天发布的一篇炒作此事的文章来看,这个刘辉峰会遭到如此指控的一个根本原因,是他在澳大利亚成立了一个名为“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的邻里互助组织,但澳方认为这个组织是“中国政府的官方服务机构”。

  

  

  (截图来自“澳广”的报道)

  然而,根据刘辉峰本人的说法以及中国驻澳大利亚墨尔本总领馆的澄清,后者不过是依照澳大利亚的法律,与刘辉峰成立的这个亦能为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等中国公民提供安全协助与保护的民间志愿组织开展合作。

  

  就连澳广自己贴出来的一份来自墨尔本总领馆的文件也清楚地写到,总领馆是在“严格遵守澳大利亚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与刘辉峰那个“澳大利亚紧急互援协会”开展的合作。而其工作内容也仅仅是为在当地的“中国公民”提供应对重大灾害、意外事故或涉及人数较多的突发事件的帮助,并向总领馆报告这些国籍是中国,本就该归中方负责的人员的情况。

  换言之,双方的合作本质上不过是中方依照澳大利亚的法律,通过这家澳大利亚的民间志愿者机构,想更好地为在澳的中国公民提供服务罢了。

  

  但奇怪的是,澳广虽然在昨天的报道中贴出了上图中的双方合作内容,却刻意不将这些合作内容,尤其是“严格依照澳大利亚法律”以及为“中国公民”提供帮助这些最核心的内容翻译出来,而是选择了隐藏、歪曲与断章取义。

  更奇怪的是,澳广其实早在今年1月就已经炒作过一次刘辉峰的案子了,但当耿直哥对比了当时澳广对刘辉峰那个志愿机构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关系的描述,以及昨天澳广对两者关系的描述后,我们发现澳广在昨天的报道中明显将两者的关系进行了“上纲上线”的恶意歪曲。

  如下图所示,在1月时澳广描述两者的关系时写的是刘辉峰的机构与总领馆“签了一个协议,接受总领馆的指示”(尽管这仍然省略掉了双方是依照澳大利亚法律开展合作以及仅服务中国公民这些核心信息)。

  

  (截图来自“澳广”的报道)

  可昨天,澳广对两者关系的描述竟直接“升级”为了刘辉峰的机构“是中国政府的官方服务机构”。

  

  (截图来自“澳广”的报道)

  同时,耿直哥还发现,澳广不论是在今年1月还是在昨天的文章中,都明显想要“压缩”乃至“隐藏”中方对此事的回应。

  其中,在1月的那篇文章中,这家澳大利亚官媒起初就根本没有将中方的说法纳入进去,便直接刊发了报道,直到被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找上门”并给出了回应,澳广才将中方的说法藏在了整个这篇炒作中国渗透澳大利亚的长文的最后两段里,且这段内容在全文之中所占比例还不足5%。

  在昨天的报道中,澳广则再次将中方的之前的回应藏在了其炒作刘辉峰是间谍的长文一个很不容易看到的一个小小的段落之中。而且耿直哥计算后发现这两段话的总长度同样不足全文总长度的5%。

  

  (图为澳广在昨天文章中给出的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的回应,然而该回应仅占全文不足5%的内容,其他绝大多数内容都是澳广在歪曲炒作此事的内容)

  另一方面,除了恶意歪曲刘辉峰的那个志愿者机构与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的合作关系外,澳广和澳大利亚情报部门会如此炒作此事、指控刘辉峰在“帮外国势力渗透”澳大利亚,还因为刘辉峰曾经与多名澳大利亚政客合影,并自称与这些人关系紧密。

  然而,耿直哥通过翻阅刘辉峰开设在中国国内新浪微博上的账号与过去几年的贴文后发现,他虽然炫耀过这些与澳大利亚政客的合影,但这主要是为了给他在澳大利亚开设的公司所售卖的诸如面膜“营销造势”。

  这便是为何他在2016年12月时晒出与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前总理阿伯特和前外长毕晓普合影时,照片中的他会拿着一个写有自己产品名称的小牌子。这种通过找参加澳大利亚的知名政客的活动,与这些人进行合影并利用这些合影营销自己产品的套路,在当地华人圈里也非常常见。

  

  

  (图片来自刘辉峰的个人微博贴文)

  可澳广的记者虽然也查到了这些图片,却并没有在其1月和昨天的文章中如实地说明这一情况,仅仅是简单描述了一句“他在合影中展示着自己的产品”。

  不仅如此,我们还通过查询网络上与刘辉峰有关的中文资料后发现,有墨尔本当地的中文自媒体在去年曾曝光说刘辉峰的那个邻里互助的民间志愿者组织发生了“内部纠纷”,有人曾发文举报刘辉峰在利用运营该机构的身份为刘辉峰自己的其他公司背书和进行产品与人脉的营销,还指控他“侵吞经费”。

  刘辉峰本人也做出了回应,称这些指控“不实”。

  

  但耿直哥这里关注的并不是这场当地华人圈内部的纠纷,而是不论是从澳广的两篇文章,还是刘辉峰本人在今年和去年发布的微博贴文来看,他有可能是因为这些纠纷而被人举报,才有了澳广和澳大利亚情报部门这些夸张的“间谍”故事。

  

  (图片来自刘辉峰的个人微博贴文)

  但不论刘辉峰与举报他的人究竟有什么样的纠纷,他都坚持认为自己不是澳媒和澳大利亚情报部门所宣称的“间谍特务”。他甚至在今年1月9日发帖称“如果将来谁能拿得出来我是间谍或者收受过任何政府机构或者政党的哪怕2块钱的证据,我给大家从墨尔本的最高楼楼顶表演自由落体运动!立贴存照为证!”

  

  可澳广为了将此事炒作为是所谓的“中国渗透澳大利亚”的大案,不仅隐瞒了这一民事纠纷的情况,还“装神弄鬼”地在报道中称其为了保护举报人“不被中国政府迫害”才隐藏了这个举报人的身份。

  

  (截图来自“澳广”的报道)

  可这个举报人其实早在之前举报刘辉峰时就已经透露过了自己的身份。刘辉峰也在自己的微博贴文中宣称他就是被此人“害的”。

  

  (图片来自刘辉峰的个人微博贴文)

  一位常年研究澳大利亚,并熟悉澳大利亚华人圈情况的专业人士对耿直哥表示,澳大利亚的华人圈子其实很复杂,存在各种错综复杂的派别与利益纠葛,所以一个人因为某种利益或派别上的纠纷而被举报是有可能的。

  这名专业人士还透露,由于近些年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以及反华势力,都在不断妖魔化来自中国大陆地区的民众,这便令这一背景的群体在因利益或派系纠纷而被举报后,更容易成为澳大利亚这种排华政治下的受害者。

  该人士还称,澳大利亚政府甚至正在资助一些所谓的“独立”智库,去调查和监视华人圈里那些混得不错的大陆背景的人士。

  综上所述,刘辉峰的事情到这里就相对明朗了。简单概括一下就是,这个叫刘辉峰、来自中国大陆并持有澳洲永久居留权的男子,过去这些年一直在澳大利亚做生意,并通过华人圈里常见的营销模式,花钱参加了澳大利亚一些知名政客的活动,与这些政客进行了合影,以推广自己的产品。同时,他还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成立了一个邻里互助组织,为当地的华人华侨和留学生提供帮助,这引起了中国领馆的注意,双方于是在澳大利亚的法律下开展合作,领馆希望该组织为在澳的中国公民提供帮助。但由于与他人存在一些纠纷,他被举报。

  而在澳大利亚近些年疯狂反华排华、与反华势力勾连不断打击和迫害来自内地的中国侨民的政治氛围下,刘辉峰这个在澳大利亚华人圈里很常见的商人和他的这些经历,便由此成为了澳广和澳大利亚情报机关眼中“为外国势力渗透和干涉”澳大利亚的“间谍特务”了——甚至于连他数十年前曾经服兵役的事情,也都成为了澳广笔下的“嫌疑”乃至“罪证”。

  

  (截图来自“澳广”的报道)

  这充分说明,目前在澳大利亚的所有大陆背景的侨民都是危险的,特别是如果这些侨民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参加了中国领事馆组织的一些活动,那么他们就都可能会被澳大利亚政府和情报部门所资助的“独立智库”或其他“反华势力”盯上,成为被迫害的对象。

  然而,耿直哥最后想说的是,就在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天天这么恶意炒作在澳华人是中国间谍,在渗透澳大利亚的时候,澳大利亚政府却在赤裸裸地干涉中国的内政。比如近日澳大利亚外长就对中国对于中国香港特区的选举制度的改革表示“关切”。

  

  不仅如此,耿直哥还听说当中国希望给一些南太平洋岛国捐赠新冠疫苗时,澳大利亚更跳着脚给这些主权国家施压不能接受中国的援助,只能拿澳洲的援助。是的,澳大利亚政府不仅干涉中国的内政,还从不避讳地干涉着别国的内政。

  可中国政府却从来没干涉过澳大利亚的内政。至于澳大利亚媒体和政府近些年所炒作的那些所谓的中国政府“干涉”澳大利亚“内政”证据,只要稍加检验就会发现,这些所谓的“证据”无一都与被澳大利亚政府包庇那些妄图分裂和颠覆中国主权与政权的反华分子有关——是这些害怕被中国法律制裁的人,在与澳大利亚国内亲美的势力共同编造着种种“中国威胁论”,在政坛和媒体上炮制着一起起的冤案。

  换言之,那些所谓的“中国在干涉澳大利亚内政”的说辞,根本也是澳大利亚在干涉中国的内政。

  美国最臭名昭著的反华政客马克·卢比奥,曾经去年抛出过一个颇为流氓的“套娃式”言论,大意是美国干涉香港等中国的内政是美国的内政,所以中国不能干涉美国的内政。

  而澳大利亚政府和媒体则用行动证明了,流氓的可不止一个卢比奥。